通过三个案例了解一下中国现在的死刑尺度
2017-12-27 10:20:41
  • 0
  • 0
  • 4
通过三个案例了解一下中国现在的死刑尺度


一、因放火烧死2人,轻伤1人,轻微伤2人,2017年6月5日,游松被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

游松放火、抢夺案死刑复核刑事裁定书

最高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被告人游松,男,汉族,1971318日出生于重庆市,高中文化,无业,住重庆市长寿区××路。2015731日被逮捕。现在押。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被告人游松犯放火罪、抢夺罪一案,于2016513日以(2015)渝一中法刑初字第00173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游松犯放火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抢夺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宣判后,游松提出上诉。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开庭审理,于20161018日以(2016)渝刑终112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本院核准。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复核,依法讯问了被告人。现已复核终结。

经复核确认:

一、关于放火事实

20155621时许,被告人游松吸食毒品后步行到重庆市长寿区翰林港湾重庆新业西食品有限公司,见顶楼楼门处堆放有干柴等杂物,遂用随身携带的打火机将杂物点燃后离开现场。经群众报警,消防队员将火扑灭。

2015511日零时许,被告人游松吸食毒品后步行到长寿区火神街160号居民楼下,见一楼楼梯间楼梯旁的巷道堆放有废旧家具,遂用随身携带的打火机将废纸点燃后扔进旧家具致其燃烧后离开现场。火势顺楼梯间向上逐层蔓延。经群众报警,消防队员将火扑灭。大火致居住在该楼房里的被害人宾某某(女,殁年51岁)当场死亡,被害人慕某某(殁年58岁)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被害人喻某某(女,时年31岁)、周某1(女,时年41岁)、贾某某(女,时年16岁)被烧伤。经鉴定,宾某某系急性吸入(高温气体及烟尘)导致窒息死亡;慕某某系烧伤致重度吸入性损伤,并发感染、休克,致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喻某某的损伤属轻伤;周某1、贾某某的损伤程度属轻微伤。

2015511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游松在火神街160号居民楼放火后步行至长寿区北观7号居民楼院坝处,发现院坝上停放有多辆汽车,遂将在附近拿取的一件旧衣服放入停放在院坝的丰田牌RAV4汽车(价值165996元)轮胎与挡泥板之间,用随身携带的打火机点燃旧衣服后离开现场。经群众报警,消防队员将火扑灭,该车辆被烧毁。随后,游松离开长寿区北观7号居民楼院坝,步行至附近的长寿路16号居民楼,用随身携带的打火机将堆放在该楼2单元1楼楼梯间的废旧家具点燃后离开现场。经群众报警,消防队员将火扑灭。火情致停放在该处的豪爵牌摩托车(价值765元)被烧毁。

上述事实,有第一审、第二审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110接警单》、公安机关出具的《破案经过》、气象局出具的《气象资料》、120出诊急救记录等书证;证人朱某、车某某、徐某某、游某某、邹某某、王某1、何某某、李某某、叶某某、左某、付某某、莫某、刘某、黎某1、黎某2、周某2、袁某某、杨某某、王某2等的证言;被害人喻某某、周某1、钟某某、张某1的陈述;尸体鉴定意见、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意见、价格鉴定意见;证实游松作案时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司法精神病鉴定意见;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辨认笔录;案发现场周边监控录像及截图等证据证实。被告人游松亦供认。足以认定。

二、关于抢夺事实

20153186时许,被告人游松尾随被害人张某2(女,时年44岁)到重庆市长寿区黄桷雅居小区附近,趁张某2不备,从其身后将挎包抢走,抢得现金100余元。

201532322时许,被告人游松尾随被害人龚某(女,时年49岁)到长寿区黄桷堡2322单元楼道处,趁龚某不备将其挎包抢走。抢得现金500余元、vivoX3L型手机1部(价值1856元),以及龚某的身份证等物品。

201532819时许,被告人游松尾随被害人唐某某(女,时年32岁)到长寿区望江路193单元楼道处,趁唐某某不备将其挎包抢走。抢得现金20余元、小米牌手机1部(价值470元)等物品。

上述事实,有第一审、第二审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从被告人游松处查获龚某的身份证和vivoX3L型手机等物证;手机发票等书证;证人沈某某、陈某等的证言;被害人张某2、龚某、唐某某的陈述;电子物证检查记录;价格鉴定意见;辨认笔录等证据证实。被告人游松亦供认。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游松以放火的方法危害公共安全,造成2人死亡、1人轻伤、2人轻微伤,并致公民财产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放火罪;多次抢夺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又构成抢夺罪。应依法并罚。犯罪情节恶劣,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应依法惩处。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五条、第二百三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五十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核准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16)渝刑终112号维持第一审对被告人游松以放火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抢夺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的刑事裁定。

本裁定自宣告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

 

 

 

审判长  董蓓

审判员  程永生

代理审判员  杨辉辉

二〇一七年六月五日

书记员  李雪娇


二、情人吃醋,发生争执,将情人杀死,2017年4月23日,李锐被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


李锐故意杀人死刑复核裁定书

最高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被告人李锐,曾用名李瑞,男,汉族,1984123日出生于陕西省户县,大学文化,原系陕西省汉中市××××××××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户籍地户县×××××××号,暂住地汉中市××××××组。2016115日被逮捕。现在押。

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汉中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锐犯故意杀人罪一案,于2016628日以(2016)陕07刑初26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李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李锐提出上诉。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开庭审理,于2016122日以(2016)陕刑终339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本院核准。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复核,依法讯问了被告人。现已复核终结。

经复核确认:201412月,被告人李锐与曾在其开办的陕西省汉中市××××××××有限公司参加培训的被害人杨某1(女,殁年24岁)发展为婚外情人关系。201611日晚,李锐与另一女性就餐后回到其租住处,杨某1亦来到李锐的租住处,质问李锐当天行踪和拒接杨某1电话原因,二人为此发生争吵。当晚22时许,李锐来到汉中市×××××××小区杨某1家中找杨某1父母理论时,杨某1回到家中,二人发生争执。次日1时许,李锐、杨某1认为杨某1父母在场不利于矛盾解决,便一同离开杨某1家,来到××小区大门南侧××超市门口继续协商解决办法。因协商不成,二人再次发生争吵,李锐用手卡住杨某1颈部,将杨某1按倒在地,并捡起地上的砖块朝杨某1头部猛砸。小区门卫李某听到呼救声来到现场,对李锐进行阻止。李锐不听劝阻,并在探查杨某1伤情后继续持砖块猛砸杨某1头部数十下,致杨某1重度颅脑损伤当场死亡。

上述事实,有第一审、第二审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现场提取的作案工具砖块、被告人李锐作案时所穿的羽绒服、休闲鞋等物证,微信聊天记录、手机通话清单、婚姻登记记录等书证,证人龙某、李某、杨某2、马某、张某、王某等的证言,尸体鉴定意见、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意见、证实从上述砖块、羽绒服、休闲鞋右脚鞋底及李锐身上检出被害人杨某1血迹的DNA鉴定意见,现场勘验、检查、辨认笔录,超市门口监控视频等证据证实。被告人李锐亦供认。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李锐系有妇之夫,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又与被害人杨某1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在与杨某1协商处理二人关系不成的情况下,不顾他人劝阻,持砖块连续砸击杨某1头部数十下,致杨某1当场死亡,犯罪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五条、第二百三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五十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核准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陕刑终339号维持第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李锐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

本裁定自宣告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

 

 

 

审判长  林玉环

审判员  绳万勋

代理审判员  范冬明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肖卉


三、性交易时发生争执,卖淫女被杀,2017年6月22日,韦华明被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 ​​​​

韦华明故意杀人、盗窃死刑复核刑事裁定书

最高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被告人韦华明,男,汉族,1968817日出生于四川省武胜县,初中文化,农民,户籍地武胜县××××××村,暂住浙江省慈溪市×××××村。2001115日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015715日因本案被逮捕。现在押。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宁波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韦华明犯故意杀人罪、盗窃罪一案,于2016114日以(2015)浙甬刑一初字第13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韦华明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宣判后,韦华明提出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开庭审理,于2016523日以(2016)浙刑终95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本院核准。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复核,依法讯问了被告人。现已复核终结。

经复核确认:201561217时许,被告人韦华明在浙江省慈溪市×××××村租住处,与被害人田某1(女,殁年44岁)进行性交易时,因琐事发生争执。韦华明将田某1掐死,用尖刀分尸、碎尸后焚烧、丢弃,并窃得田某1的两部手机、耳钉、电动车(合计价值人民币5720元)及项链、戒指等财物。

上述事实,有第一审、第二审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从被告人韦华明租住处提取的尖刀及被害人田某1的手机、电动车零配件、耳钉、项链、戒指等物证;手机通话记录、银行账户明细等书证;证人田某2、王某某、宋某某等的证言;法医学鉴定意见,从韦华明租住处地面血迹中检出田某1基因分型、从赃物耳钉上检出田某1与韦华明混合基因分型、比对确认田某1身份的DNA鉴定意见,价格鉴定意见;根据韦华明指认打捞田某1人体组织的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辨认笔录;手机短信、监控录像等证据证实。被告人韦华明亦供认。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韦华明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杀人后窃取被害人数额较大财物的行为又构成盗窃罪,应依法予以并罚。韦华明故意杀人并分尸、碎尸,手段特别残忍,情节极其恶劣,后果严重,应依法惩处。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五条、第二百三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五十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核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浙刑终95号维持第一审对被告人韦华明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的刑事裁定。

本裁定自宣告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

 

 

 

审判长  孟伟

审判员  杨立新

代理审判员  何东青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李慧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